对外汉语教学中“汉字与汉语”关系的探讨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郭雅静 张卓晶) “第二届语言学与汉语教学国际论坛”(International Forum of Linguistics in Chinese Education,IFOLICE)在北京语言大学顺利召开。据了解,本届论坛共收到来自中国、美国、日本等地的论文摘要约200篇,最终有77篇文章入选论坛小组报告。

本次论坛围绕主题“汉字与汉语”进行了深入的探讨,除了大会报告和小组报告外,遵循第一届论坛的传统,在昨晚安排了互动论坛,与会专家学者及会议代表围绕汉字教学的地位问题和信息时代的汉字教育问题进行了非常有意义的讨论,达成了很多共识。

本届论坛召集人、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北京语言大学对外汉语研究中心主任孙德金教授主持了论坛开幕式,并对本届论坛的主旨做了说明。北京语言大学党委书记李宇明教授致辞,李宇明教授介绍了北语学科和事业发展的若干新进展,并针对“汉字与汉语”的主题提出了15个问题,也是本次论坛热议的汉字教学问题。

下面我们根据论坛大会报告的内容,对学者们的观点进行总结。

“语”“文”关系问题

北京语言大学万业馨教授作了题为《略论字词关系与对外汉字教学的总体设计》的演讲,强调指出汉语教学中汉字与汉语的关系十分密切,她认为只有认识到这一点,才能避免出现二语教学中汉语教学和汉字教学分庭抗礼而不是相辅相成的局面。对于字词关系问题,万教授说,汉字产生之初是作为词的视觉符号而存在的,两者在表示意义时的一致性源于词对字形所提供信息的预设选择。在此基础上,她认为汉字教学的总体设计需要解决好两个问题:一是教学目标是帮助学生认识汉字符号体系而不是一盘散沙似的汉字个体,二是将字与词的教学结合起来,形成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良好局面。万教授的观点在互动论坛中也得到了大家的赞同,基本达成了共识。

北京大学王洪君教授发表了题为《字本位与汉语二语教学》的演讲,王教授认为汉语中的字在汉语大系统中的地位相当于英语中的word在英语系统中的地位,是汉语大系统中三个子系统交互的最小单位,是最小的音义结合体,是汉语文大系统中的中枢级单位。汉语中的字在内容方面相当于语素,是语法系统的最小单位;字的形体就是方块形体的汉字,字的音节是语音系统的单位。王教授提到了汉语的语法语音文字三个子系统的单位层级体系,认为语音系统和文字系统是知觉可感知的形式,而语法子系统则是抽象的内容方面。

香港中文大学冯胜利教授做了题为《汉字与汉语——从历史和语体的角度看》的演讲。冯教授认为,汉字违背了构字的经济、透明和一致的原则,但又使用了标音、标类甚至以字拼音的策略。文字必须适应语言才能成为语言的载体。然而,语言有语体之不同,因此文字也因之而分体构形、分体使用。过去,汉字所以如彼和当时的汉语及其语体直接相关;今天,汉字应当如何亦当以今天的汉语及其语体为根基。此不仅为本体研究之必然,也是汉语、华语及二语教学的理论根据。

美国圣母大学朱永平教授发表了题为《汉字形义的标记形式与功能词的语法化及教学方法》的演讲。朱教授认为,汉字的形义关系密切,汉语中的功能词的语法化和汉字形义的标记形式有很大关系。朱教授认为,汉字形体本身显示的意义宽泛,且单凭字形无法述其原义的词应该是无标记或者是标记较少的形式,这种形式语义虚化的过程要比当时标记较多的、语义具体的字,语义虚化过程要短一些。

“语”“文”教学顺序问题

来自哥伦比亚大学的刘乐宁教授发表了题为《以语带文,以文促语:低年级成人汉字教学之管见》的演讲。刘教授认为,在没有任何的语言背景下的成人对汉字的学习,必须基于一定的语言能力培养的基础之上;对于文字学研究成果的利用,要找到一个比较恰当的切入点;而教学的形式可以集中在三周以后进行,也可以打散在每一课的练习薄里面和每一节课的最后来完成;对于书面语的培养,必须是以文促语,从文出发,回到自己的文,再用文的正式的特征,养成一种典雅口语或者是文章的能力。

斯坦福大学孙朝奋教授发表了题为《简体字是现代汉字的标准:汉字三千五百年文明的结晶》的演讲。孙教授谈到了学写汉字的必要性。孙教授认为,在世界语言习得过程中,学生听说读写的技能一般都看作是互相促进的关系,可是中文学界有人把学写汉字看成是习得其他三能的干扰因素,这是很不应该的。假如学生只能写拼音,这是我们中文课的失败,因为中国人书面语是汉字。我们必须认识到在语言习得过程中,在不同的学习阶段,技能的训练可以有不同的重点,我们的教学目标永远应该是提升学生语言技能的全面发展。

香港中文大学吴伟平教授在《华语二语口语教学中的文字和语体问题》的演讲中指出,把华语作为二语学习的人,最终目标的理想状态当然是听说读写俱全。但是,汉字教学在华语二语教学中其实没有,也不应该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一定之规。

汉字书写和教学原则问题

北京师范大学王宁教授作了题为《汉语、汉字与中华文化》的演讲,认为理解汉语的词义,不能只靠词典的释义,要依赖两个极为重要的因素:一是语境,也就是从言语意义入手,逐步积累;二是汉字,也就是借助汉字的表意性,用字理关联词义。

北京大学陆俭明教授在《汉语教学必须重视汉字教学》的文章中说,搞好汉字教学,汉语教师要有汉字方面的基础知识和基本功。陆教授提到一种汉语教师常用的“自我理解析字法”。这种教学方法是根据教师自己的理解对汉字进行分析解释,至于这种教学方法的利弊,还需要更多实践的验证。

来自普林斯顿大学的周质平教授发表了题为《国际汉语教学中的汉字教学》的演讲。周教授认为,任何一个能用电脑输入汉字的人,只要能“识”汉字,也就能“打”出这个字来,于是便完成了所谓“书写”的任务。汉字书写能力的培养必须先从发音准确入手,部首字形的分析,笔画顺序和手写汉字的重复练习,在对外汉语教学中应占多少分量,是值得重新审视的。在对外汉语教学中,对汉字错误的容忍要扩大,对发音错误的容忍宜严格,汉字教学的重点应该由“写”转向“认”。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储诚志教授作了题为《汉字认知与汉字教学中的若干是非》的演讲,储教授认为,在学术与非学术领域,围绕汉字的各种观点和议论,是是非非,层出不穷,所牵涉的因素涉及历史文化、民族情感、社会政治等多个方面。汉语教学应该遵循四个原则,其一,对汉字本体的科学认知必须作为讨论的基础;其二,我们应该考虑学习者的因素,以及汉语国际教育的特点;其三,必须考虑今天信息化时代书面语交际的特点;其四,要考虑教学的效率原则。

本届论坛除了汉字与汉语的关系问题,还有一部分论文探讨了汉语本体和教学研究的各个方面问题,如词汇和词汇类型教学、语音和声调教学、汉语句式及习得、语块与构式、汉语篇章和教学、现代教育技术与汉语教学等等。

本届论坛召集人、北京大学对外汉语教育学院赵杨教授在闭幕式上对论坛情况进行了总结说明。发起论坛的八所院校代表组成的组委会经过讨论,决定成立论坛秘书处,设在北京语言大学对外汉语研究中心。组委会决定对论坛名称进行变更,由目前的“语言学与汉语教学国际论坛”改为“国际语言学与汉语教学论坛”,英译仍保持不变。

北京语言大学校长崔希亮教授在闭幕式上致辞,对论坛取得的共识进行了总结,认为:汉字教学要因时因地因人制宜,随机应变。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对于汉字教师要自知;二是知而不言,不讲复杂的构形理据;三是有的情况需要解释时,知而少言;四是没道理可讲时,就不要讲理。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和圣母大学是下届论坛的主办方,下届论坛将于2017年9月底10月初在美国印第安纳州圣母大学举办,主题为“对外汉语教学历史与方法”。